飛天大學獲中國古典舞藝術最高學位授予權

【大紀元2016年11月21日訊】美國飛天大學最近獲得授予中國古典舞藝術碩士(MFA)和音樂表演碩士的權利。藝術碩士(Master of Fine Arts,簡稱MFA)是藝術領域的最高學位。飛天大學是美國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在中國古典舞藝術領域可授予此學位的大學。
近日,在美國飛天大學研究生院開學典禮上,20位由飛天藝術學院和飛天大學培養成材,並在歷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中獲得金獎的學生做了精彩表演。飛天大學研究生院獲得美國教育部門批准成立,給這些優秀學子提供了在更高學位中深造的機會。
飛天大學最近獲得了授予以下碩士學位的權利:
• 中國古典舞藝術 藝術碩士(MFA)
Master of Fine Arts in Classical Chinese Dance
• 音樂表演 碩士(MM)
Master of Music in Performance
視頻:飛天大學研究生院開學典禮上,20位中國古典舞金獎得主做精彩表演。

【中國歷史正述】創世記之一:引言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大紀元訊】(一)神話是真實的歷史
今天,人們通過電腦、硬盤等電子設備來儲存資料;在電腦出現之前,人們通過書籍、文字來儲存資料、記載歷史。在文字造出之前,人類的祖先是否有他特殊的方式去記錄、傳承比文字本身更為遠古的歷史資料?
答案是肯定的,但卻不是唯一的。
一、口耳相傳
最為傳統而遠古的方式就是口耳相傳。這種傳承方式直到現在仍然實用,如古老的非洲大陸,有很多原始部落就是口耳相傳著自己的歷史。他們把口傳歷史視為一項非常神聖而偉大的使命,掌握口傳歷史的人一旦年老,部落就要舉行隆重的儀式,挑選繼承人,被選中的人要接受長達二十幾年的訓練,既要背誦自己部落自古流傳下來的所有神話和傳說,還要有能力將本部落新近發生的事情編入進去。在一些沒有文字的部落中,本部落的歷史就是以此方式代代流傳,保存在繼承人的記憶中。
又如中國有句話叫「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華夏民族淳樸善良的先祖們,在漸漸老去時,在臨終之前,最大的心願莫過於將他一生所知的秘密、將最重大的歷史事件告訴子孫後代,讓子孫們永遠記住祖先與民族的根源——我們來源於神造,一直有神的教化和呵護。於是很多太古的歷史便這樣一代代口耳相傳到今天,被今人稱為現代的神話傳說。
二、神啟
一些有特殊使命的人得到神靈的啟悟開示,知道了許多人類不知道的事情,包括遠古發生的大事,甚至是人類、宇宙的起源等,便寫出來告訴了世人,使人類明白自己的來源和歷史,從而不至於迷失。
如在西藏,有世界著名的「伏藏」之謎,至今無人能解。其中一種表現形式是,當某種經典或咒文在遇到災難無法流傳下去時,就由神靈授藏在人類的意識深處,以免失傳。當有了再傳條件時,在某種神秘的啟示下,被授藏的修行者或被授藏的人(很多是不識字的農牧民)就能將其誦出或記錄成文。
又如《格薩爾王傳》是西藏著名的長篇英雄史詩,到今天共有百餘部之多,長達幾百萬字。一般人想將它全部背下來,幾乎都不大可能,更不必說目不識丁的農牧民。《格薩爾王傳》在西藏主要以口頭說唱形式流傳下來,通過說唱藝人的遊吟說唱世代相傳。這些說唱藝人多是目不識丁的農牧民或小孩,被稱為「神授說唱藝人」。他們都是在一病之後或一覺醒來,突然就能說唱上百萬字的《格薩爾王傳》,稱在夢中得到神或格薩爾大王的旨意,得以開啟記憶,從此便會說唱了。這部著名的史詩便通過這種神奇的方式在西藏流傳。
三、修煉
還有一種方式就是人們通過修煉開啟了洞見過去未來的智慧。中華文化源自神授,中國人自古敬天信神,歷朝歷代都有大量修煉人。人通過修煉可以開啟智慧與功能,從而能夠知道許多平常人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現在被世界公認的六種特異功能之一的宿命通,就是這樣一種能力。現代物理學認識到時間是有場存在的,認識到還有另外時空的存在。宿命通功能開啟後,能超越人類時間場的制約,知道一個人甚至整個人類社會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歷史上有許多得道高人,洞穿人世之迷後,留下了許多神奇的傳說、預言。比如中國歷史上留下了著名的十大預言,準確預知了中國社會幾千年的發展變化,令後世驚歎。
總之,遠古的歷史,在人類歷次劫難中遺失後,又通過種種特殊的途徑,再次被世人所知,成為今天的神話傳說。換言之,流傳於世界各民族的神話傳說,很多都是保存於人類記憶中的最珍貴的遠古歷史資料。
至此,我們明晰了一個關鍵問題:神話的內涵是真實的歷史,我們得從神話中尋找人類歷史的源頭。
(二)歷史在不斷重複
已消失的瑪雅文化,曾以它高端發達的天文學、數學和曆法震驚了現代世界,給現代人留下解不開的謎團。瑪雅曆法中記載,人類已經歷了四個「太陽紀」,每一次太陽紀結束時,人類文明都會在大災難中毀滅,現在已是第五個太陽紀。
現代的考古學,也不斷地發現了史前人類文明存在和毀滅的證據,不斷地衝擊著現代人類的思想觀念,震撼著世界。
1968年,一位美國業餘化石專家威廉‧J‧米斯特(William J. Meister)在位於猶他州附近的羚羊泉敲開了一片化石,發現了化石中間有一個完整的人類腳印,這隻腳印踩在一隻三葉蟲上。這個鞋印長約26公分,寬8.9公分,鞋印後跟部分下凹1.5公分,與現代人類所穿的便鞋一模一樣,經專家鑑定說這的確是人的鞋印。但這隻腳印卻是在2億多年前踩上去的。很顯然,文明到能穿鞋子的人類2億多年前就存在過。





20120202_0004
米斯特發現,化石中間有一個完整的人類腳印,這隻腳印踩在一隻三葉蟲上(右為三葉蟲化石的局部放大)。(網絡圖片)

1851年,在美國馬薩諸塞州的一場岩石爆破中,從地下岩層中炸出了一隻鋅銀合金的金屬花瓶,製作非常精美,據估計有10萬年歷史。





0ee19e1f933c8690bfce9df5da541e89
1851年馬薩諸塞州出土的這隻鋅銀合金的金屬花瓶據估計有10萬年歷史。(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12年,美國俄克拉荷馬州的一家電子廠的工人們從3億年前的煤中發現了一隻鐵鍋。





rapid-formation-coal-iron-pot
1912年美國俄克拉荷馬州發現的鐵鍋。(網絡圖片)

18世紀著名作家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非常留心上古的文獻,他在研究一些古代文獻的時候,知道了火星有兩顆衛星,並將這一發現公之於眾。一百五十多年以後,天文學家果然在火星的周圍發現了兩顆衛星,一顆名叫弗波斯,一顆名叫蒂摩斯,時間是1877年。而且天文學家觀測到的兩顆衛星運轉的規律與週期,竟然與斯威夫特從上古文獻中得到的結果非常接近。
另外還有世界著名的良渚文化遺址,位於中國浙江省杭州市良渚鎮。良渚遺址中出土了大量的玉器,雕刻得非常精美,有很高的藝術價值。玉的質地很堅硬,這些玉器上所雕刻的裝飾線條細如髮絲,現代人類的技術水平都難以雕刻出來。據測定,良渚遺址屬於五千多年前至四千多年前的人類文明,在四千多年前突然消失,這正好與最後一次人類大洪水的時間重合。






良渚文化玉琮紋飾局部,浙江省博物館藏。(LukeLOU, Wikimedia Commons)
良渚文化玉琮紋飾局部,浙江省博物館藏。(LukeLOU, Wikimedia Commons)

像這樣的例子同樣數不勝數,無法一一例舉。史前文明的存在已是不爭的實事。然而那些史前文明的創造者,不同時期的史前人類哪裡去了呢?

走過17年艱難歲月的人——7.20紐約法輪功學員中領館前集會籲制止迫害

2016.7.20NY燭光(戴兵/大紀元)
2016年7月20日,法輪功學員在紐約中領館前舉行燭光悼念。(戴兵/大紀元)
【大紀元2016年07月21日訊】「半夜零點,7、8個人闖進我的家,蒙住我的雙眼,把我帶走了。從那以後我再也沒回來過,直到7年後刑滿釋放。」原北京法輪功研究會義務輔導員姚潔在紐約曼哈頓中領館門前對記者說,這是她第一次參加紐約720燭光悼念活動。
7月20日,17年前的這一天,中國發生了一件大事,中共當局秘密抓捕了全國各地的法輪功義務輔導員。隨後的兩天內,各大省會城市的政府門前都聚集了上萬名前去請願的法輪功學員。
每年的7月20日前後,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都會到當地中共領館門前,紀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大陸法輪功學員們。2016年的7月20日,紐約部分法輪功學員和各界人士1000多人參加了悼念活動。
「當時北京主流社會的人很多都修煉法輪功,我知道有些部長、部隊的將軍、大學教授、研究員們都在煉,清華、北大等大學裡都有煉功點。」姚潔說,她當時在一家信息產業部下屬的房地產公司做計劃工作,業餘時間為法輪大法研究會義務服務。



2016年7月20日,來自北京的法輪功學員姚潔在紐約720集會上發言。(戴兵/大紀元)

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瑞典•哥德堡(圖) —— 瑞典人有幸參加李洪志大師傳法班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記者何平瑞典報導)
有福氣的瑞典人通過學習班認識法輪功
一九九二年五月,一個東方古老的修煉方法──法輪大法在中國傳出。法輪大法,又稱法輪功,以其「真、善、忍」的法理、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使上億人身心健康,紛紛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法輪大法在全世界廣泛洪傳,國外許多人是通過其他法輪功學員的介紹、或是通過互聯網、媒體上的報導開始認識法輪功走入大法修煉的。與很多其它國家不同,瑞典法輪功學員中有一些是參加過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一九九五年四月在瑞典哥德堡辦的法輪功講法面授學習班認識了解功法,開始修煉的。


一九九五年四月在哥德堡講法班期間,李洪志師父親自教功
一九九五年四月在哥德堡講法班期間,李洪志師父親自教功

《天堂的和平》——貝多芬第四代傳人獻給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交響詩(2)(多圖)



2005月6月在台灣上演《天堂的和平》的海報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8月20日報導,貝多芬第四代傳人、國際著名鋼琴大師和作曲大師比德.李程獻給法輪功創始人的、宏偉的交響詩《天堂的和平》,被譽為百年來繼馬勒之後最偉大的交響詩《天堂的和平》。這部樂章,極可能成為繼馬勒之後的曠世鉅作。這個作品的問世,不僅是因為比德.李程超凡的音樂天賦與深厚的中國情緣,也因為我們有幸生逢這個偉大的時代,見識到中國巨大的苦難與靈魂不凡的錘煉,而這種種千載難逢的因素,都注定了這部偉大的音樂創作,將在歷史上享有久遠的聲名。

交響讚美詩獻給法輪功創始人

在西方,音樂家的得意之作獻給某位國王或爵士,是一項悠久傳統。
有一次,在一個眾多外交官的聚會場合中,有人興起問比德.李程:“您是否可以告訴我們,您花了這麼多時間,創作了這麼龐大的曲子,是獻給誰呢?”比德.李程不急不徐的說:“我是獻給李洪志先生”。此言一出,眾人表情愕然。
比德.李程繼續說:“我非常推崇李洪志先生為中國人昭示真理、挺身而出及說真話的勇氣。”比德說:“他是一位最值得尊敬的人。”

【細語人生】攀越聲樂巔峰 喜踏神韻之路——訪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圓曲

宇欣:一首氣勢恢宏的歌,深沉高昂卻飄然出世的感覺,彷彿一切塵囂都已遠去,只有這天籟之音。觀眾朋友大家好,您現在收看的是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圓曲的演唱。人們稱圓曲的歌聲,這樣的聲音世上罕見,像是來自天上,使人身心震撼,通體舒暢。進來的時候人們帶著沉重的負擔,走出劇場的時候,使人身心震撼,通體舒暢,背後像是長了翅膀。今天我們就一睹這位歌唱家的風采,歡迎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圓曲做客《細語人生》節目。

【細語人生】藝術無疆界 美聲傳四海——新唐人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回顧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明慧記者林馨遠、黃凱莉報導)「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經過三天的激烈角逐,於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下午,在紐約上城考夫曼音樂廳圓滿落幕,二十名選手金榜題名。此次大賽吸引了許多聲樂專家及愛好者前來觀看;他們表示,大賽匯聚了世界各地的華人聲樂精英,對弘揚中華正統文化起到很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