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語人生】原北京市政保科長暢談和師父李洪志先生在一起的日子

【新唐人】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現在是《細語人生》節目,我是宇欣,我們今天節目請到的是一位特別的嘉賓鐘桂春先生,鐘桂春先生他曾經是北京公安系統一名政保科的科長、二級警督,在1990年就開始跟隨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學習法輪功了,因此而成為中國大陸特別是北京各界許多人熟悉的一個名字。
点此看大图片
說到1990年就開始跟隨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學習法輪功,大家也許都很好奇。鐘先生,我們都知道法輪功他是在1992年在中國大陸廣泛的傳出,可是您卻是在1990年就開始學習法輪功,那麼我想我和大家一樣對於這個話題感到非常地好奇。










鐘桂春:1990年,當時是全國氣功熱的時期,那個時候我也喜歡練一些個東西,對氣功、武術對這些個感興趣,我也練過很多種功法,當時在北京也認識很多氣功師,但是在練了一段時間以後,對氣功我就逐漸地不感興趣了。

主持人:這是為什麼呢?

鐘桂春:因為我發覺第一個就說這些氣功所傳出的那些功法當中,經過我這個考察沒有什麼真的東西,就是沒有真的都是假的比較多,就是和這個社會上假冒偽劣的產品一樣,氣功也有很多假的。另外,很多氣功師都利用它去掙錢,都鑽到錢里面了,所以給我的印象就是這樣,沒有真的東西。

另外,這些氣功師也都不正,都是和社會上的這些個官商、和一些個不正的官員跟他們一樣都搞些個不正,當時叫做「不正之風」,搞關系啊、拉關系啊、走後門都整這些個東西。所以我對這些東西很厭煩了,我看了這些東西就很反感,沒有真正的東西。

我認為修煉應該是清靜的、應該是高尚的東西,在他們身上反應不出來。所以在當時我對氣功就逐漸地不感興趣了,處於放棄這種情況。

但是在我的心里總有一個念頭,我相信因為有神的存在、我相信肯定有好的、有高功夫的師父在這個世上,我一直在尋找,但是就是找不到。在這種情況下,我就去練了武術,當時我也認識比較好的一些個武術家找他們去練這個。

主持人:您講您在這個之前練了很多種氣功,那麼後來發現這些氣功有很多都是假的?

鐘春桂:是這樣的。

主持人:後來又去練習武術,那麼是怎麼樣一個特別的機緣,使您重新拾起了對氣功的認識,又開始煉起法輪功來了呢?

鐘春桂:這也是因為法輪功是非常正的功法,因為法輪功的師父也是非常正的師父,這也是我重新對氣功修煉有了信心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認識法輪功的李師父,我覺得我很慶幸自己能有這樣的緣分,能夠認識師父並且能夠跟著師父修煉到今天。

主持人:您能不能說得具體一點,因為您是在90年就開始跟隨著李洪志師父,您剛才認為就是說接觸到李洪志師父之後覺得他人品很正,那您能不能談得具體一點。

鐘桂春:可以。在90年的時候也是剛才我講的在不相信,對氣功失去信心的情況下,在這種情況下認識了法輪功的李老師。在認識李老師之後,李老師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對我的震撼很大,完全超出我的想像。

我的朋友給我介紹的過程當中已經說就是李老師很好,人很正,很善良,而且功夫很高。當我見了師父以後,給我的印象就是遠遠超出我的想像就是讓我非常有信心。

主持人:是怎麼樣的呢?

鐘桂春:師父就是給我第一印象是師父很精神、一表人才,高高的個子,人很正。

主持人:實際為人處事呢?

鐘桂春:而且師父又很年輕,看上去就是二十多歲吧!二十、三十歲以下這個樣子。

主持人:那時候是在哪年?

鐘桂春:90年,實際上在當時的話,師父已經快接近四十歲了這樣子,但是師父比我們顯得都年輕。

主持人:看起來比實際的年齡要年輕?

鐘桂春: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年輕許多許多,就像二十多歲,我這手里頭還有當時90年時候和師父的合影。

主持人:有帶來嗎?

鐘桂春:有。

主持人:我們看一下。

鐘桂春:這張照片就是1990年,我和師父見面以後。

主持人:這是第一次見面嗎?

鐘桂春:和師父第一次見面以後,在首都機場和師父的一個合影。

主持人:哪個是您呢?旁邊這個是吧?

鐘桂春:就是挨著師父的這位就是我。

主持人:很珍貴的這些历史的鏡頭。那麼您接觸到了法輪功的師父,您覺得法輪功的師父和其他氣功的師父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呢?

鐘桂春:確實是大不一樣的,就是從跟師父見第一面那一天,師父的整個形象就在我的腦海里永遠也不會抹去。就是無論在風風雨雨過程當中,在碰到任何情況下,師父的形象總是在我的腦海里面,就說就是這麼深。

那麼在接觸其他的氣功師里面,其他的那些個朋友什麼名人、名流沒有給我這樣的印象,他們只是名人、只是名流,他們只是有些名,甚至有些人只是有些錢,對我沒有這麼深的印象。

只有只有李師父就是打給我的印象,打在我腦海里的是最深的,永遠永遠也不會消失的,抹不掉的印象,所以我從那以後就是跟著師父修煉。

我所接觸到的北京那些個氣功師,我和他們接觸交往過程當中,幾乎每天都是山珍海味,那麼在酒席在宴請上頭這氣功師自己完全談的不是修煉的東西,不是談功法的東西,完全談的是社會關系的事情,談的是金錢、關系,談的都是這些方面的事情。

主持人:那您們的師父呢?

鐘桂春:我們的師父就不但不出席這種場合。當然師父在北京我知道的,黨政軍系統邀請師父的很多,都想請師父去吃飯。有很多的官員,因為師父的弟子里面也有很多。

當然師父到了北京,那一般見師父就是要請吃飯也就是那種方式,一邊吃一邊聊邊認識師父,這都是北京很時尚的。

但是我們師父不會出席這樣的場合,和修煉和師父傳法沒有關系的,扯閑扯閑就是常人的一些聊聊天什麼,吃個飯就完了,師父不會,從來不會出席這樣的場合。那麼後來我們也就知道了,我們也不會去主動的去請師父了。

主持人:日久就知道了師父的性格了。

鐘桂春:後來我們就知道了師父的是不會參加這樣的,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就知道我們的師父是正的。

主持人:李洪志先生他的日常起居方面都是怎麼樣的呢?

鐘桂春:師父的生活非常簡單,師父穿的衣服都很整潔、乾凈、整齊,看上去就是很精神。

主持人:飲食方面呢?

鐘桂春:在生活方面、吃飯方面更是很簡單的,我們經常看到師父在北京吃的就是方便面。師父因為很忙,在北京要推出法輪功,要公開的推出,向全國推出這個要洪傳的功法,在這個之前方方面面的要做很多工作,做很多準備工作,師父非常忙,那麼師父吃的飯就很簡單,我親眼看到師父吃的就是方便面。

主持人:就是每天每天啊?

鐘桂春:每天就是方便面。那麼在師父公開傳法以後,這個吃方便面的事兒就不新鮮了,就不是我所看到的,那麼所有的學員、老學員,92年的老學員、93年的老學員他們就更清楚了,那時師父在北京傳法或者在外地傳法,師父整天除了在火車上帶著大法資料以外,那就是一箱一箱的方便面。

那麼我們所看到師父出去講法,一般那時候辦班都是在晚上,下班以後人家才能夠參加學習班,那麼師父在辦班之前從來是不吃飯的。那麼在晚上辦班結束的時候我們所看到的師父回來回到宿舍,回到住地就是泡一包方便面,就吃完了,這是我們親眼看到,這是經常的。

所以在這個傳法過程當中,有一個老同修叫李雪君,他是跟著師父在各地就是辦班的時候他教動作,教法輪功的動作,那麼都是跟著師父一起吃飯,師父吃方便面他們有時候也要吃方便面。

所以後來他從外地回到北京,看到我以後,他就跟這情況,就說師父在外地整個吃的都是方便面,其實就是告訴我師父在外地的生活。他看了也是很感動,也是感到師父就這樣的生活,師父就是整天吃方便面,他也很心疼。那麼師父吃方便面吃到什麼程度呢?就是李雪君都害怕,看了方便面都害怕犯怵。

主持人:吃的太多,太多了。

鐘桂春:就是說明他吃的多嘛!他吃了方便面但是即使…。

主持人:師父吃方便面您們也要跟著吃方便面?

鐘桂春:因為即使李雪君看到方便面都犯怵了,可是我們師父仍然還在吃方便面。

主持人:難怪在剛才在這個採訪之前您有講說,這個世界上可能屬您們的師父吃方便面吃最多了。

鐘桂春:所以我認為師父為什麼呢?就是為了傳這部大法、傳這部法輪大法就是為了普渡眾生吧!救渡世人,師父做的是這樣的事情,可是師父吃的是什麼呢?師父考慮的是這個學員,從來不考慮他自己。

主持人:就是教別人最好的東西而自己吃的卻是最簡單、最便利。

鐘桂春:師父從來不考慮自己的生活,師父從來沒有考慮到自己,考慮的都是別人。

主持人:就是說您從90年就跟著李洪志先生,那麼直到他後來到92年公開的向社會傳出這個法輪功之後,一直師父都是這樣的每天每天在吃方便面?

鐘桂春:都是這樣的。

主持人:有沒有改善生活的時候?

鐘桂春:那麼一直到1994年的5月份,我跟師父去重慶,師父去重慶傳功。那麼到重慶的時候,我們跟師父就住在一起,住在一個旅館,也是當地氣功研究會安排的,住在那兒師父也就是天天吃方便面。

主持人:還是一樣?

鐘桂春:還是一樣。我們也是吃方便面。在火車上我們就吃方便面,師父也吃方便面,那麼到了住地以後,我師父吃的還是方便面。

主持人:經常吃這個胃也不是很舒服嗎?您們沒有感到胃不舒服?吃久了。

鐘桂春:我也感覺不出來了,因為我天天看了師父都是這樣。

主持人:為什麼會這樣呢?是因為經濟上的關系嗎?還是怎麼樣?

鐘桂春:師父就是為了節省經費嘛!因為當時辦班師父收費是最低的,在全國的氣功師里面。那麼一個班下來還要租禮堂,還要印大法的資料,還有車票,全部都是從這些辦班的費用里面出。

工作人員吃、租房子還要納稅,還要給氣功研究會,中國氣功研究會還要給他們分點成,他們還要錢,每個班,所以幾乎是所剩無幾。

主持人:這個是92年公開傳法之後,那麼這樣的話題,至於辦班的收費,這個錢是怎麼運用?那麼我們休息一會兒等一會兒再回到節目中來。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繼續回到《細語人生》節目的現場,今天我們節目請到的是鐘桂春先生,他是最早期在90年就開始修煉法輪功,那麼鐘先生前面我們有談到說您的師父和您們當時那個時候練習法輪功,傳授法輪功的時候吃的方便面吃的最多,也就是現在所說的泡面。

其實這個話題對現在的這些小孩來講可能都蠻好奇的,因為現在有一些小孩子他很喜歡吃泡面,因為現在這個口味可以說是繁多,各式的口味都有。可是記得那時候在中國大陸的那個方便面它是非常單調的,就是這麼一種而且口味就是那麼一個口
味,剛才工作人員在講說那個方便面他吃了兩頓他都覺得不愛吃了。

鐘桂春:是這樣。師父到外地辦班的時候從北京買的,除了資料以外要買這個方便面,成箱的在火車上帶著去,因為北京這個方便面可能要便宜一些吧!價錢可能要便宜一些,這樣帶到外地去吃。

主持人:所以有句話說「修煉路上苦」,這是不為人知。那麼前面您有講到說好像您們的師父帶您們去重慶去教功。

鐘桂春:我那是1994年的5月份,我們和師父一起去重慶,師父在重慶教功、辦班。那麼師父在重慶住的時候,師父天天我們看到的,我看到的師父天天就吃這種方便面。

主持人:有沒有改善一下生活,偶爾的?

鐘桂春:但是時間長了,每天晚上辦班,我們跟著師父去這個禮堂,辦完班回來的時候,有的時候就路過那個市場,市場有那個也是面條,就是重慶叫過橋米線,過橋米線跟方便面一樣但它擱很多辣椒什麼那個,重慶不是辣嗎!我們有時候我們在
路邊上就吃一碗那個跟方便面差不多。

主持人:變一下口味了。

鐘桂春:變一下口味,其實那個東西也很便宜跟方便面價錢差不了多少。

主持人:就改善生活了。

鐘桂春:師父就吃一下這個,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以後,我想師父可能怕李雪君我們兩個人就是吃不習慣這個方便面,有一天師父就叫雪君我們兩個跟著師父一起就是到山底下,下山,我們住在山上,我們就跟著師父下山了。正好在山底下有一家餐
館,師父就領我們兩個進了一家餐館,進了餐館找一張桌子就坐下了。

那麼師父坐下以後親自給雪君我們兩個寫菜單,點了四、五個菜,過了一會兒菜端上來了,端上來以後,師父就叫雪君我們兩個吃,那麼師父也拿著筷子。因為雪君我們兩個就是長時間吃方便面,一見到那個師父點的菜就高興了。

主持人:感到很驚喜。

鐘桂春:就是點的菜大部分都是有肉的吧!

主持人:而且四川菜蠻好吃的。

鐘桂春:對,而且川菜很好吃的,所以我們兩個就什麼都不顧了,就吃起來了。那麼在吃飯過程當中,我們就看了一下師父,師父也是拿著筷子就是做做樣子,當我們正在吃的,兩個人吃的正在高興的時候…。

主持人:好久沒吃過這麼好吃的了。

鐘桂春:沒有想到別的以外也沒有想到師父,看了一眼師父,因為師父就坐在那里,師父就是拿著筷子在看著我們兩個。

主持人:師父沒有吃嗎?

鐘桂春:我們沒有看到師父吃,師父就坐在那里看著我們兩個在那兒吃,當時給我的感覺就是,我就看到師父就像一個家長看著他的孩子在吃東西一樣,師父在那兒在笑咪咪的,師父笑咪咪的在看著雪君,看著我們兩個在那兒吃。

當時我的心里就是那種滋味,就是很難受的一種滋味。那就是對師父的崇敬油然而生,師父他從來沒有考慮到自己,而且在這種情況下,師父他考慮到他徒弟,他的弟子,吃方便面不習慣,特意安排,特意自己掏錢請他的弟子。

主持人:您們師父在掏錢啊?

鐘桂春:是師父在掏錢給弟子。

主持人:請您們?

鐘桂春:請弟子,給弟子改善生活。

主持人:在您剛才講的第一印象師父的外表使您尊敬而且這是言傳身教。

鐘桂春:就是師父時時處處都是想著他的徒弟。當我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那麼師父的形象、師父的慈祥,那個面容在笑咪咪的在看著兩個狼吞虎咽的徒弟在那兒吃,這種印象確實是很深的,師父坐在那兒就笑咪咪的看著。

主持人:可能這方面看來對您的印象是非常深的。

鐘桂春:師父不但言傳身教而且在個各方面完全是別人,這個說明了就是法輪功的師父完完全全是為別人,是為他人。

主持人:鐘先生,當時李洪志先生他是住在長春,你們是在北京,像這個交通往返這方面,像費用還有其他方面的都是怎麼樣的?

鐘桂春:從其他方面也有很多地方能夠反應出師父做的正。比如師父家住長春,有時候要從長春坐火車到北京來,做為弟子來說接送一下師父、安排一下師父生活完全都是正常的,都是人家…。

主持人:也是理所當然的,做為一個徒弟來講。

鐘桂春:這個都是應該份內的事都應該做的。可是師父從來就不麻煩弟子。從來沒有這方面的要求,我們做我們想做都做不成,比如說想給師父買點東西。

主持人:想盡一份心。

鐘桂春:師父已經走了,想給師父買一張車票,我們也知道師父掙錢很少,沒有錢,想給師父替師父買一張車票都沒有這樣的機會。就是有時候也能接到師父,不是說一次都接不到,那也是通過別的方面我們知道了,我們這時候才到車站去接師父,這種情況是有的,但都不是…。

主持人:那您師父都不會生氣。

鐘桂春:師父也不會生氣,師父還是笑咪咪的,高高興興的。

師父總是笑咪咪的給我們的印象,讓我們徒弟感覺就是很祥和、很舒服,那種感覺。

主持人:鐘先生,像李洪志先生對弟子還有其他方面的那種生活上的一些關心和體貼呢?有這方面嗎?

鐘桂春:有這樣的,師父對我們的家庭、對我們的工作,和師父在北京見面以後,師父首先就是問:小鐘工作怎麼樣?家庭怎麼樣?愛人怎麼樣?孩子怎麼樣?

那當我們出來的跟著師父一塊辦班,什麼的,每次出來有時候因為我在公安局有個車方便一些,因為傳法確實是需要的,辦班的地方很遠和師父的住地,沒個車是不行的。

那麼師父每次見到我們都要問,小鐘能行嗎?領導怎麼樣?單位怎麼樣?那意思就是說行不行?有沒有麻煩?

主持人:是不是影響工作?

鐘桂春:影不影響工作?影不影響家里頭?我們在師父身邊待著,雖然一天也不見得說一句話,師父不講話我們也不講話,但是誰也不願意離開,誰也不願意離開師父半步。師父不說有時候晚上待的很晚,師父不說回去睡覺吧,我們誰也不願意走
都是圍著師父。

主持人:所以說您從1990年開始跟隨李洪志先生,那麼現在是2006年,這已經十幾個年頭,十六、七個年頭可以說,您還一直這樣跟著您的師父。

鐘桂春:是這樣。在美國見到師父,那麼和我當初90年見到的師父是一樣的,師父今天和當初和90年我們見到的師父完全是一樣的,總是笑咪咪的,對這個所有的弟子都是平等的。

那麼我們做為老學員,那麼現在有很多新學員還有剛剛走進大法修煉的新學員,那麼師父對所有的學員都是平等的、都是一樣的。那麼所有的學員對師父的感受、感覺也都是一樣的,跟我們的感受也都是一樣的,這就是證明我們師父就是做的正。

主持人:鐘先生除了前面您講的李洪志先生他的為人、他的正氣,還有你們這些弟子的這種關心,那麼除此之外還有什麼特別吸引鐘先生的地方呢?那麼今天的時間又差不多了,下集節目繼續由鐘先生告訴我們的觀眾朋友。好了,觀眾朋友感謝您
的收看我們下回再見。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又到了《細語人生》時間了,我是宇欣。我們今天繼續為您請到了還是鐘桂春先生。鐘先生他是北京公安的一名警官,他從 90年代就跟隨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學習法輪功了。在上一集節目中啊,鐘先生有談到,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給鐘先生的第一個印象就是他為人非常正派,尤其談到了當時在中國大陸李洪志先生在各地辦班傳功德講法時後﹐他每天的伙食呢就是方便麵。在上一集節目呢鐘先生還有談到李洪志先生非常關心他的弟子﹐從不給他們添麻煩﹐還有在社會上頁從不搞不正之風就是拉關係走後門啊﹐

鐘桂春:不攀權貴。

主持人:那麼鐘先生在上集節目除了您談到的李洪志先生給您的深刻印象之外﹐您還有特別值得您能夠一直堅持修煉到今天,您最深的地方是什麼?

鐘桂春:前面我所講的師父的生活起居、舉止、一言一行、為人處世、為人師表、言傳身教、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給我們做出了典範。就是甭說修煉了,就是做普通的人,做社會上的一個好人,師父的很多地方都是我們永遠也學不完的。

主持人:是。因為在我採訪法輪功學員的過程當中,他們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說:「法輪功太好了,我怕我做不到,所以不敢修煉。」你有沒有這樣的一個擔心?

鐘桂春:我沒有這樣的一個擔心,但是我就是我看到師父,就是師父有生活上很簡單的地方,我也自己也想學著師父去做,但是我們做做看,我們做不到!師父所有的都是做的那麼輕鬆、那麼自然,可是我們做起來確實是很難的。

那麼在跟師父修煉的時候,我也想盡量的協調好家庭的關係,師父也告訴我們修心性也要有這個,要有忍、捨、得、悟,要關心別人、要對別人好、要對所有的人都要好,不管對家裡的人、對身邊的人、對所有的人都要好呀,這都是師父給我們講
過的。

我記得是91年吧,和愛人的關係已經就是很緊張,那個時候就是我協調不好、協調不了了。

主持人:各持己見。

鐘桂春:我就是決定到長春,到師父的家鄉去見師父,想把自己的委屈跟師父訴一訴苦,我把這些個跟師父說了以後,我們的師父卻是笑咪咪的跟我說:小鐘呀,回去以後一定要對你愛人好。

當時我很慚愧,我也明白了 ,明白師父的意思,我當時就想到我們是修煉的人,我們是修大法的,是跟著師父修煉的人。當師父告訴我要對我愛人好一些的時候,自己覺得很慚愧,好像不應該跟師父講這一些。

但是我自己就明白怎麼去做,同時我也聯想到我們的師父確實是很正的,確實是很了不起的。

那麼我在社會上跟別的氣功師接觸的時候,我也談到了家庭矛盾的情況,和愛人的關係鬧矛盾的時候。那時有的氣功師就勸我,要離婚,你跟你愛人離婚嘛!那麼好的有的是,什麼樣的你不能找到,依你這個條件。

我還覺得他們替我說話,就是這樣的,那些氣功師說,這個和尚靈、那個塔靈,說你拜了它,就能找到好的媳婦。比如說有的時候我就去了山裡的一個寺廟,當時就去求寺廟裡的一個塔。

主持人:什麼塔?

鐘桂春:一個過世的和尚,他死了以後,圓寂了以後在那的一個塔,那個塔很大。

鐘桂春:在北京。所以說很多人都在那裡求,很靈。所以我去也想試一試,在那兒求,意思是想找一個年輕漂亮的妻子換一換。

雖然這些事情說起來很可笑,就是跟了師父修煉以後,我就連想到了在長春見了師父以後,師父告訴我那句話,就說回去以後你一定要對你的愛人好。

我把這些和這些氣功師和我自己的所作所為,過去的所作所為我相比較一下,我覺得自己很慚愧,我也覺得我們的師父很偉大,我覺得我們師父是真正的對人負責,對弟子負責。

主持人:也就是說李洪志先生,他和你們所有以前那些氣功師,還有你的好朋友他們講的話都不一樣。

鐘桂春:都不一樣的,他們都是順著我說。比如說發現我和我妻子有矛盾了,他們就說要找好的,要離婚,要勸我去離婚。

主持人:所以就加深了你這思緒。

鐘桂春:當我和領導發生矛盾的時候,你也有關係嘛,跟他幹。就是他們會順著我的執著去說,我們的師父不是這樣。

主持人:所以說有一句話「說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

鐘桂春:是這樣。

主持人:有的時候壞事往往可以促成好事,有的時候好事卻被一些人引導成了壞事﹐所以也加深了你這樣的一顆心。

鐘桂春:當時有公安、有部隊的、還有地方的,也是有很多女孩子圍著我,那要找一個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通過修師父的大法,通過師父的言傳身教,我們覺得師父這是真正的對人負責任、對徒弟負責任、對社會負責任,是很嚴肅的事情。

正因為師父的大法改變了我,改變了我對家庭對妻子的看法,那麼後來呢,不但我的家庭關係改善了,我對我的愛人關係好了,而且我的愛人從此也走上了修煉的道路,修煉法輪大法的道路。

主持人:就是說您對她好,您本身改變了,您太太看到您的改變。

鐘桂春:是這樣的。我的太太對師父也是非常尊敬,非常崇敬的。我也常想這件事情,如果沒有大法,很難想像我會做出什麼荒唐的事情,確實是這個樣子的。這裡有我們一家子的照片,這個全家福的照片,我們都要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師父和大法給我們帶來了美好。

主持人:有了一個幸福家庭的開始。

鐘桂春:是這樣的。所以我說師父就是很正的,讓人一眼看去,就是說師父很正直。

主持人:就是說師父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是看在弟子眼裡。

鐘桂春:就是很正直。

主持人:觀眾朋友繼續由鐘桂春先生講述,當年李洪志先生傳法傳功的一些小故事。

鐘先生,我們特別要談到,您是在90年跟隨李洪志創始人開始學習法輪功。

鐘桂春:是的。

主持人:那麼92年在中國大陸,法輪功才正式大面積的傳出?

鐘桂春:是的。

主持人:在90年的時候,您跟隨您的師父,有沒有一些特別的小故事,要和我們大家分享的。

鐘桂春:當年跟著師父一起修煉,我們主要是在北京軍事博物館院內煉功。在那個地方呢,我們幾個師父早期的徒弟在那個地方煉功,那麼神奇的故事確實也是很多,特別是在功法,法輪功功法在身體演化的情況,就是每個層次、突破層次在身體演化的情況,功的演化形式,一些神奇的現象都是很多。

那麼我僅舉一個小故事,比如說有一次在軍博園裡煉功,師父就坐在軍博園裡松樹林一塊大石頭上,師父在那打坐,當時煉功沒有煉完,煉到一半的時候,天就陰下來了,當時天氣陰的很厲害,不一會兒就電閃雷鳴,黑雲就壓下來了,雲層壓的非
常低,雲層幾乎就在松樹尖上,那個閃電一個接著一個就在松樹尖上。

因為師父在場,我們弟子就看了一眼師父,我們看到師父就在軍博院大石頭上,一塊大石頭上打著坐,右手用劍指指著天,師父閉著眼,輕輕地微閉眼睛打著坐在石頭上,一動也不動。所以我們也就不敢動,我們就只有煉下去,堅持把功煉完,但
當時在煉到後面半小時的過程當中…。

主持人:下雨了嗎?

鐘桂春:沒有下雨,整個電閃雷鳴,雲層越壓越低,雲層越來越厚,那個烏雲翻滾,電閃雷鳴,從來沒有這樣過,我們看到這麼多就是說下暴雨、下大雨,這種場合從來沒有見過的,那樣的烏雲翻滾電閃雷鳴,而且很低,就在松樹尖上、就在軍博院內,所有人都回到屋子。

主持人:你說那雷就在樹的尖上面,這麼低呀!

鐘桂春:馬路上的人都停了,就是騎自行車的都停了、都躲起來了。只有師父的幾個弟子在松樹林裡還繼續煉功,師父坐在石頭上用劍指頂著,堅持把功煉完,煉完以後師父說:還有半個小時雨才能下起來。

其中我們有一個同修騎自行車到家正好需要半個小時,那個是最遠的,基本上在郊區了,師父告訴他:你趕快走!半個小時之內雨下不來。煉完功以後我們就各自分頭走了。

那麼最遠的那位同修就騎自行車趕到家,頭腳邁進門去,後腳大雨就下來了,那個雨下的大到什麼程度?就像天捅破一個窟窿一樣,那個水就像從天上用盆子倒下來一樣,天彷彿哭了,就那麼大的雨,事後我們想到這件事情確實感到很神奇。

主持人:而且那個時間說的還很準,半個小時才下。

鐘桂春:師父在那用法力頂住,不讓它下。為什麼呢?就是讓徒弟、弟子把功煉完了它再下,是師父用法力在做,我們感到很神奇,也感到師父又神奇又偉大,使我們修練大法增加了信心。

主持人:鐘先生可能神奇的故事很多,以後有機會我們在和觀眾朋友分享這些神奇的故事,由於我們時間的關係,我們就談下面的話題,這個法輪功是在92年在大陸公開傳出,尤其法輪功參加了92年到93年東方健康博覽會,您當年有參加這個的博
覽會嗎?

鐘桂春:我參加了,在當時92年師父的大法公開傳向社會傳出以後,人傳人、心傳心,大法就這樣傳開,靠著師父一身正氣,大法的很正、大法的神奇,大法的功效很神奇,第一屆就是92年在北京的國貿大廈,我們就在那兒。

主持人:能不能談談您的所見所聞呢?

鐘桂春:93年是在北京的國際展覽中心,兩屆博覽會我都參加了,當時去的、組織參加的都是氣功團體。

主持人:有多少氣功團體參加呢?

鐘桂春:有上百家吧,氣功團體、氣功師他們有上百家,還有中醫。

主持人:參加博覽會的參展是怎麼樣一種方式?

鐘桂春:這個博覽會本來就是治病,展示各派功法的治病效果,因為健康博覽會嘛,那麼去的人一個是瞭解功法,首先他要看看這功法治病的效果怎麼樣,當時人們的認識也就是這樣。

那麼去博覽會的人、看氣功的人也都是在個別醫院都有生成不同的病,有人身上有很多很多的病,他才到博覽會上去,看醫生看不好去看氣功,都是這種情況。

那麼所有很多氣功師也都去了,上百家氣功師都去了,那法輪功是師父帶著我們參加兩屆的博覽會,在兩屆博覽會上,法輪功被評為「邊緣科學進步獎」,還有一個是「特別金獎」,這個是在93年健康博覽會上結束的時候博覽會給參加博覽會發的
證書。

主持人:當時好像有這樣的介紹,李洪志師父帶領弟子去給病人看病,那您能不能舉一舉裡邊做出特殊貢獻的這樣一些病例、案例,聽說當時裡面有很多神奇的故事?

鐘桂春:當時是這樣,那麼到現場去調病的人,那麼到法輪功攤位前面去看法輪功的人兩屆博覽會都是最多的,我們的人數確實是最多的,都排著大長隊。

特別是第三屆博覽會,那簡直是人多的沒有辦法,人山人海都擁在法輪功攤位上,一行隊是掛上午號,一行隊是掛下午的號,另一行就是找師父,排隊請師父簽名,排三行隊都是滿滿的。

主持人:都有什麼樣的病例呢?

鐘桂春:身上的病都是很重的﹐什麼樣的病都有,比如說羅鍋(駝背)還有這樣一種病。這是我看到的,就是師父給一個人治羅鍋,我也知道這個人,在現場這個人也去了,他的羅鍋到九十度的樣子,直不起腰來。

正好師父在那個地方,師父就在他的背上輕輕的拍了一下,在拍的過程當中,就聽見他背上的骨頭喀喀的響,師父輕輕的從上到下拍下來,過程當中他的脊骨就喀喀作響,師父說:你直起來了。他就直起來了。

主持人:就是正了,骨頭就直起來了?

鐘桂春:對,就是這樣。

主持人:這是您親眼所見到的?

鐘桂春:這是我親眼所見,我們所有弟子親眼所見的。但是可是在現場當時覺得很平常,就是師父治起來這樣一個我們覺得很容易。

主持人:就是說這樣的例子很多嘛!

鐘桂春:他就直起來,這是對於那個人來說,但是對於所有的人來說,唉唷!這個羅鍋能直了誰都不相信,可是在我們看來很平常,我們都沒有…。

主持人:習以為常了。

鐘桂春:我們都沒有在意這事,說那羅鍋讓師父給他治,羅鍋給他正過來了,這個事讓人一看就是很驚奇的,可是我們在現場看著,我們沒有覺得驚奇,只覺得師父治這個很平常。

主持人:還有其他的一些這樣的例子嗎?

鐘桂春:我知道就是北京的有一個女學員她是車禍吧!出車禍以後就是從此就癱瘓了,不能下地了,不能行走,到各大醫院都治過,已經沒有救了,她根本就不能行走,生活也不能自理。

主持人:癱瘓多少年?

鐘桂春:歲數又挺大的,癱瘓十多年吧!那樣子。經過師父的調治,就是馬上在當場她就恢復了,就恢復知覺了。

主持人:就站起來了?

鐘桂春:她就站起來了。

主持人:那癱瘓病人很多他可能等於肌肉都已經死了。

鐘桂春:師父讓她走,她就走,師父讓她走她就走,師父讓他說:你走,你走。她就走,她高高興興的就離開了,所以後來從此以後這個人就好了,她就成了學員了。


那治羅鍋、像那個車禍什麼造成癱瘓這都是外傷,那麼內臟器官裡面你比如說癌症、腫瘤、腎病、心臟病、腦瘤像這一類的治好了多少。

通過病人他自己敘述,我們知道他的病很重,他介紹他自己,渾身上下都是病,沒有好的地方,就是這樣子的幾乎是沒救的,在現場幾分鐘,經過調治以後幾分鐘,高高興興的走了。

主持人:就是醫院可能有一些疑難病症這樣子。

鐘桂春:有的人就當時跪地上,那是經常的,看到他們跪在師父那兒,見了師父以後就給師父跪下。

主持人:就是說他感激。

鐘桂春:給師父叩頭,或者病人或者他家裡人。見了師父就給師父跪在那裡,這種情況在博覽會上經常的,不新鮮了,不是說一例,兩例。

主持人:博覽會是多長時間?多少天?

鐘桂春:博覽會有一週吧!

鐘桂春:像這樣的情況是很多的。

主持人:所以說那時候法輪功在92、93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獲得像您剛才說的明星功派,還有這個李洪志創始人好像有一個,他那個是…?

鐘桂春:最受歡迎的氣功師。

主持人:最受歡迎的氣功師。

鐘桂春:一個是「最受歡迎的氣功師」,還有一個是「特別金獎」﹐

還有一個是「邊緣科學進步獎」,這是博覽會上最高的獎勵,都給了法輪功。

主持人:好像還有記載,我看到這個紀錄上面有在寫說法輪功也是這兩次博覽會得獎最多的這樣一個氣功門派。

鐘桂春:得獎最多的就說獎項是最高的。

主持人:我看上面有這個博覽會有這個總指揮李如松先生,還有總顧問姜學貴教授對李洪志的功力和法輪功治病的這個奇特的功效都有這個特別的評價。

鐘桂春:我想他們今天手裡頭都有法輪功當時這個博覽會的資料,他們要有很詳細的一套資料。但是我們就是參加博覽會的時候,由於這個博覽會上治病的情況,都是師父給的功能治病,治病的效果很神奇,療效特別好,但是好到哪個程度甚至我們都沒有感覺,但是今天看起來確實是很神奇的。

說讓我們舉一些個具體的例子,說哪一個例子最突出,因為我想所有治的病人他們背後都有一個故事,他們那些個病例都是很突出的,特別是像內臟的的病氣,那些個癌症、那些個腫瘤你說哪個病不突出呢?

主持人:鐘先生,當時您知道在大陸這個氣功非常那個盛行的時候,那個全國一共有多少種氣功呢?

鐘桂春:在當時情況下全國有兩千多種氣功。

主持人:兩千多種氣功,那麼修煉法輪功的人有多少?

鐘桂春:那麼修煉法輪功的人當時有一億吧。就是在99年吧達到一億,上億人修煉法輪功。正因為法輪功就說他的神奇、療效,還有法輪功的功法正,法輪功的師父正,所以才有那麼多的人。

主持人:有一億人在短短的幾年當中傳出。

鐘桂春:有上億人在這短短的幾年人傳人、心傳心,在修煉法輪功。

主持人: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的話題只能先到這裡。那麼聽到這兩集節目鐘桂春先生給大家介紹的法輪功可能觀眾朋友對法輪功有了更一步的了解。

也就是觀眾朋友經常問到的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堅持到今天,在中共那種殘酷的迫害之下,他們還在堅持他們的信仰,他們還在修煉法輪功?也許是鐘先生這個話題給您這個答案了。

下一集節目我們還會繼續請鐘桂春先生談接下來的話題,為什麼中共會發生這樣一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好了觀眾朋友,不要忘記收看我們下回再見。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又到了細語人生節目時間了。觀眾朋友我們今天還是繼續為您請到的是鐘桂春先生,這個話題還是與法輪功非常有歷史淵源的這樣一個話題。大家都知道法輪功是在1992年傳出來的,到目前為止是遍及了八十多個國家,
而且是不分種族、不分膚色,可以說是修者日眾。

那有人問這個法輪功為什麼會傳播的如此之快、之廣?為什麼又如此的受人們的喜愛呢?那麼在看過前兩集的觀眾朋友可能您對法輪功已經有了更多的了解。

在上集節目鐘先生他有講到他個人修煉法輪功的一些體會,還有李洪志先生一些神奇的故事,又講到東方健康博覽會,在這個健康博覽會上一些空前的盛況,法輪功治病救人的一些神蹟、奇蹟,而且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他獲得東方健康博覽會的最高獎項。

鐘桂春:三個最高獎項。

主持人:三個最高獎項,還有一個特別的金獎,那麼法輪功在這個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治病效果真的是最好的。

鐘桂春:治病全國最好的,人數最多。

主持人:我們談到這些相關的話題。那麼今天我們還是要繼續請鐘先生跟我們展開歷史回顧。鐘先生您知道就是說當時在大陸,那個時候氣功是非常盛行,您知道有多少種氣功嗎?

鐘桂春: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統計各類氣功在當時有兩千四百多種。

主持人:那法輪功是排第幾啊?在東方健康博覽會是排第一,那法輪功當時在社會上是怎麼樣?

鐘桂春:法輪功在傳出的這些功法當中還是首屈一指。

主持人:還是首屈一指。

鐘桂春:是首屈一指,在當時這些眾多功法裡面,沒有能夠與之相比的。

主持人:那為什麼會這樣呢?而且當時法輪功好像是傳出短短幾年的時間當中就有那麼多人在修煉,您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在修煉法輪功?

鐘桂春:當時修煉法輪功的人在99年的時候據統計已達上億人。

主持人:上億人在修煉法輪功。

鐘桂春:那麼修煉法輪功的人各個階層的都有,上至黨、政、軍高級官員,下至平民百姓,各個階層、各行各業都有法輪功的修煉者。

主持人:前面您有講到說這個東方健康博覽會,那麼也就是說在東方博覽會之後,法輪功這樣大面積的傳開了嗎?

鐘桂春:就從博覽會之後就是傳開了。

主持人:人們了解法輪功。

鐘桂春:人們了解法輪功因為神奇,不但使人們身體得到改善,使人們的道德同時得到昇華,使人們充分認識到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功法。

主持人:法輪功當時除了健康博覽會這樣的傳播之外,還有其他的一些什麼樣的方式呢?

鐘桂春:師父應邀在博覽大會上做了學術報告,那麼學術報告的收入師父全部捐獻給了「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以後的在93年,師父在公安大學又做了兩場學術報告,那個收入也將近六萬多元,也全部捐獻給了「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在延邊
的一場報告七千多塊錢全部捐給了紅十字會等等這些。

師父要求我們就說從做好人做起,那麼再一個就是要做一個有益於社會、有益於他人的人。在當時的情況下,這個修煉法輪功的人數眾多,光就北京來說,在整個北京城從各大公園到各個綠地都能看到法輪功學員在修煉、在晨煉,非常壯觀。

主持人:鐘先生我還想請問您,這法輪功傳播的如此之快、之廣,您認為他最根本的原因是什麼?您除了辦班還有那個博覽會之外。

鐘桂春:最根本傳播的快主要還是都是通過心傳心,人傳人這樣傳的,因為都是他有自己親身體會,那麼那個人受了益以後他也有很多朋友,他也通過告訴他的朋友、告訴他的親戚說法輪功如何如何好,那麼他的親戚朋友也修煉法輪功,就是這樣傳開,速度非常之快。

主持人:可能就是一種耳聞目睹,就像您上一集有講到您自己本身的變化,所以說您的太太和您的孩子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鐘桂春:在當時,我周圍的很多朋友,比如我公安局的一些警察、我的科員、我的上級都有修煉法輪功,也通過修煉功法,比如身體有病都得到改善,修煉法輪功強調「真、善、忍」,修煉心性,通過修煉心性他們有家庭矛盾,還有領導之間有矛
盾,通過修煉心性都得到了改善。

所以他們認為這個功法確實不一般,確實非常好。大家都是非常高興的,能夠修煉這樣一個好的功法。

當時是這樣的,比如還有在公安大學、公安部、中宣部邀請師父給在全國召開「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這些見義勇為的正義份子,他們都是在和犯罪份子在做鬥爭的時候受的槍傷、刀傷還有各種疾病。

他們在康復治療上,師父帶著弟子給這些近百名的英雄、模範人物做這個康復治療,治療效果達到百分之九十八這樣的效果,所以就是公安部都寫了感謝信,感謝法輪功的師父,這是公安部寫給李師父的。

主持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致中國氣功協會研究會感謝信。

鐘桂春:給李師父的感謝信。

主持人:鐘先生您可以說是一個歷史的見證,在您這裡也記載了歷史的一頁,可以這麼說。那麼對於這樣一個好的功法,修身養性的一個功法,人們經常要問到的一個問題,我想您也一定會知道,因為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想法。

他們說你看這些看似儒雅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真的挺好的,那麼為什麼就會遭到這樣一個殘酷的打壓,而且前面您有在講說修煉法輪功的人當中有很多就是高層的這個人物,黨政軍的一些幹部都在修煉法輪功。

鐘桂春:當時政治局的常委的委員,常委的家屬都在修煉法輪功。

主持人:那麼為什麼會遭到這樣的一種打壓?是不是中共的最高層它不了解法輪功呢?

鐘桂春:不是這樣的。因為在當時在中央的高層,我剛才講的就是中央的政治局的常委、委員他們都了解法輪功,都看過法輪功的《轉法輪》。那麼做為中央最高的權利者江澤民來說…。

主持人:他了解法輪功嗎?

鐘桂春:他也是最了解法輪功的,這個我是清楚的而且…。

主持人:您說說這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鐘桂春:事實上是他非常了解、非常熟悉法輪功,那麼熟悉到什麼程度呢?熟悉到就是江澤民甚至他自己有些個動作,他的講話,他的走路,他的有些個動作,都是和法輪功的師父和李大師學的。

主持人:是這樣。

鐘桂春:92年的時候他接見那個北京公安的警察,我們都在大會堂開會。

主持人:當時您們都在場。

鐘桂春:我當時在上頭看著他出來,所有的警察都看著他從裡面出來一個動作就是走路的姿勢,我可以給大家學一下,他從裡邊出來以後,這手就是這樣的,就這樣出來,這樣走著出來的。當時我們感到很奇怪,他的手都是乍著,身體就是這樣,
就這樣出來,那麼現在他就不是這樣的動作。

主持人:你是說他後來就動作就變了。

鐘桂春:那麼他出來了以後是這樣,走路是這樣,那麼他鼓掌呢?鼓掌就是這樣子,這個手乍開,就是這樣這樣的,這樣的動作。

主持人:好奇怪!

鐘桂春:所以我們看到就是很奇怪,當時從那會議回去以後,有些個警察,也甚至有些個老百姓看了電視的,老百姓就說了,說他是蛤蟆。後來我們一連想確實是那個動作,五個手指頭乍著,人家這個鼓掌的時候五指都是併攏的。

主持人:是啊,一般都是這樣子。

鐘桂春:人家出來都是舉止正常,他手出來是這樣出來,那麼鼓掌的時候手又是這樣,五個手指頭是張開的,肚子是挺著的,都是亮白吧!就亮著就這樣姿勢出來,當時他出來他的姿勢就是這樣子。

為什麼說他有些東西是跟李大師學的呢?就是因為反映到他耳朵裡面,他也覺得自己動作不雅觀、不好看,那麼他就要問到身邊的工作人員,現在當今全國誰最有名啊?所以他的身邊的工作人員就告訴是李大師。

主持人:李洪志先生。

鐘桂春:法輪功的李大師最有名,李大師的動作最優美、最優雅,說人家李大師都是這樣的,所以從此以後,江澤民就學李大師,那麼現在改成這樣,這個式的,這都是跟李大師學的。

主持人:之後他的動作也…。

鐘桂春:包括他的講話、他的走路都在跟李大師學。都在學李大師。這就是內部消息。

主持人:學得像嗎?

鐘桂春:學也學不像,他一邊學李大師,一邊又妒忌李大師。因為身邊的工作人員告訴他說李大師往那一站講話從來不用稿,洋洋灑灑一講上幾個小時從來不用稿的,出來就可以編出書來了,說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去學照著去做,就是擁護,就是尊敬了李大師受到上億人的尊重,江聽到這個以後就受不了。

一邊學李大師的動作,他的妒忌心使他受不了,所以他執意要鎮壓法輪功,他就是小人之心完全是出於妒忌,鎮壓法輪功他做為他來說完全出於妒忌。利用共產黨的組織系統,利用手中的權利,發動了這一場對法輪功這個善良群體的慘無人道的長
達七年的迫害。

主持人:您是說不是說他對法輪功了解的有多淺、多深,而是法輪功本身這個功法和李大師可能當時太有名氣,人們太尊敬他了。

鐘桂春:就是一個是修煉法輪功人數有上億人太多,再一個李大師的名聲太大,師父確實受了上億人的尊敬,他做不到,他是小人他做不到,他只有妒忌。他是作為一個什麼總書記、國家領導人也希望有多少人能夠對他如何如何,他做不到。

主持人:沒有人去這樣子去擁護他嗎?

鐘桂春:沒有人擁護他,他講整個「三個代表」、「三講」,很多這個共產黨員,很多共產黨的幹部就罵他,什麼狗屁三講、三個代表,人家就是背後嘲笑他。

主持人:像您說的,出於他完全這樣妒忌,而且他又妒忌又深怕又去模仿李老師的動作,就整個從他的言談舉止你說都在模仿他,而且他又發動了這樣一場戰爭,這樣的一場就是說迫害,那麼簡直聽起來就是說讓人又覺得他可笑又覺得挺可悲的。


鐘桂春:自己有些人不理解說那為什麼他學李師父?他是在妒忌當中的學,他學的目的他是要鎮壓,見到有誰受到眾人尊敬,所以他就要把人家打下去讓人家尊敬他,不允許有別人超過他。

主持人:除了您剛才說的這些官員在罵他就是說那些百姓對他怎麼樣?

鐘桂春:當時從他來到北京市,做為北京的市民都在罵他,一系列都是在他表演他自己,都是耍那個權勢、耍那個小人,妒忌就這個。

主持人:當時那麼多的官員都在修煉沒有人去阻止他、去勸他。

鐘桂春:中央政治局當時七個常委裡面除了江本人以外,幾個常委都是反對的,都是反對鎮壓法輪功。

主持人:除了江本人其餘的七個常委…。

鐘桂春:都是反對的。

主持人:都是反對的。

鐘桂春:那麼他就執意的,那些個官員就是在他的淫威之下吧!執行了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

主持人:所以說當時不是有說「要三個月之內消滅法輪功」。

鐘桂春:一般按照共產黨的這個歷史上按照它的慣例,它要對哪個群體要消滅哪個群體,它所樹立的對立面、它所樹立的敵人,它要消滅不出三天它就能辦得到。

主持人:到現在不但沒有這個被消滅,而且這個聲勢日益在壯大,尤其在海外。那麼可以說江澤民我不曉得可不可以用這樣的一句話去形容,可以說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鐘桂春:是這樣,那麼從他提出來要戰勝法輪功的那一天就決定了它的失敗,所以從今天情況來看,這場迫害持續七年了,那麼在全世界有八十個國家和地區,就是法輪功弘傳了全世界八十個國家和地區,受到世界各國人民和政府的歡迎,不但他
沒有消滅而且弘傳全世界,所以它的鎮壓是失敗的。

主持人:說到這個江澤民,我們又連想到就是說還有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抗議的那個橫幅上,我們經常可以看到「法辦羅幹」,那羅幹又是什麼人呢?

鐘桂春:羅幹是整個鎮壓迫害法輪功的首犯。

主持人:這怎麼說呢﹐是除了江澤民之外嗎﹐他也是首犯﹖

鐘桂春:主要就是迫害法輪功,他是執行者。

主持人:他是掌握著什麼權利呢?

鐘桂春:他掌握著中央政法委和610這些個迫害法輪功的系統,全國的迫害法輪功都是掌控在羅幹的手裡,還有曾慶紅。

主持人:他就是掌管下邊610辦公室,這是對法輪功迫害這樣的一個辦公室。

鐘桂春:610辦公室,還有公安、司法都是他掌管。那麼通過迫害法輪功,他確實在政治上撈取了資本。討好了江澤民,從一個中央政法委書記,一個中央委員到後來爬到政治局常委。

主持人:那就是說江澤民在上面的指揮,他的一聲令下,羅幹就在下邊具體的去操縱。

鐘桂春:所以說他是主犯,迫害法輪功的主犯,江澤民是原凶,他是主犯。他們在迫害法輪功,他們就是狼狽為奸互相利用,製造了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也致使很多政府官員全部都牽扯進去。在鎮壓迫害中,在迫害善良群體上,犯了很大很大的罪,不可饒恕的罪。

主持人:那麼您說到這兒,說羅幹迫害法輪功,他充當了主要的一個角色。我們目前看到了很多這樣的報導,在《大紀元》網站、《明慧網》上看到說羅幹在目前對法輪功學員人體摘取器官,他也是在這裡邊起到非常主要的作用,是這樣嗎?

鐘桂春:就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個慘烈駭人聽聞的事件,就是羅幹一手製造的,就是他製造的,就是由他來指揮的,和江澤民他們互相狼狽為奸幹的事情,目的就是要殺人滅口。

現在就這件事情,因為我們知道是羅幹直接指揮在操作、在運作的。另外他也在指揮著中國的軍隊系統,也直接參與軍隊系統、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在大西南、在西北、西南、華北一帶都有大量的國防設施,那麼這些國防設施現在都是閒置的。那麼這些國防設施要關上數萬法輪功學員是非常容易的,外界無從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們認為利用軍事設施隱蔽、保密,就可達到掩蓋罪惡
的目的,事實上是辦不到的。

主持人:您為什麼會這麼說呢?

鐘桂春:那麼現在這件事情已經在海外曝光,海外的調查團體,公開調查的團體,陸陸續續要對中國的勞教所、中國的醫院系統、公安系統在進行調查。

主持人:是,鐘先生您說到這兒,我想打斷您一下。我想請問,您前面有說,那些軍事設施、軍事基地,那是不為人知的,裝那些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是很渺小、很容易的,可是外國記者去,他怎麼去調查呢?這些調查團,而且很不容易被發現的。

還有一點,就是中共它很容易造假的嘛,對吧!就像那個蘇家屯20天之後就把證據都搬走了,都消滅掉了。那怎麼樣去調查這樣的事實真相呢?

鐘桂春:那麼這件事情他想掩蓋罪惡,就跟他當初鎮壓法輪功一樣,他想像不到鎮壓法輪功會失敗。迫害法輪功,所有的不管活摘人體器官或將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所有的事情,正像「追查國際」的宗旨說的一樣: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

所以說這件事情一定會搞清楚的。那麼在軍隊系統,我剛才說了,修煉法輪功的在黨、政、軍系統都有大法弟子,所以他們的事情必定會公諸天下,必定會水落石出。

即使軍事設施上,那也是由軍人來控制,那麼我說軍人裡面有大法弟子,那大法弟子在軍人裡面,除了有大法弟子之外,還有有良知的喚醒良知的軍人,所以他們想掩蓋這個罪惡是辦不到的。

迫害法輪功一定會停止。那麼所有迫害大法弟子迫害致死的一定會搞清楚。那麼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這些個血腥案件,都會搞清楚。

主持人:對。還有一點,而且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器官,這是大面積的在做。而且在中國大陸,就說你任意打去一個醫院,它都有這個項目,而且它的話都答得都很一致、都很統一。

他說:「我們很快,一個禮拜、二個禮拜,你就來吧!保證給你最好的。」這使人就不難想到它肯定有一個活體器官這樣一個大型的儲存庫,他才敢講出這樣的話來,因為這面積太廣泛的。

鐘桂春:那麼知情人、證人是很多的,我相信大陸有很多醫院裡,各個地方醫院、軍隊醫院系統,有很多很多知情人和證人。他們將來一定會站出來揭露這件事情。


主持人:是,說到這裡,我們再把話題再往前拉一下,因我們這節目時間也快到了。您從90年就開始修煉法輪功,那您一定認識很多朋友,像您剛才說的公安、軍隊裡可能有很多大法弟子,因為您知道這個內幕。

您知道,自從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以後,軍隊裡的一些官員、一些幹部,他們有一些都是有怎麼樣的情況?

鐘桂春:這一位就是。

主持人:哪一位?

鐘桂春:這一位就是於長新教授。

主持人:前面坐的。

鐘桂春:就是空軍指揮學院。

主持人:左邊第一位。

鐘桂春:解放軍空軍指揮學院的教授,就是92年的大法弟子。被江澤民中共當局軍事法庭非法判刑18年。

主持人:那他現在還在獄中?

鐘桂春:現在還在獄中。

主持人:他就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就被判18年這樣的徒刑,那麼我想歷史一定會給他一個答案的。鐘先生,我們說到這兒,就使我連想到歷史的故事—「瘋僧掃秦」。還有我不知道您有沒有到過杭州去過岳王廟。

鐘桂春:我去過。

主持人:我們在岳飛墓前,經常看到這樣一幕場景,就是秦檜反舉雙手,還有他的妻子王氏,雙雙跪在岳墓前邊,那麼人們總是要對著鐵柱的奸像咒罵和砸擊,唾液滿身。雖然是經過歷代的稍整重修,還是常此以往,王氏的鐵頭已經被打落在地。
所以說歷史的故事也就說明奸臣和小人雖然得逞一時,但是最後他留下的是罵名千古。

鐘桂春:那就是江澤民的下場。岳王廟秦檜的那一幕,就是今天江澤民的下場,他的下場恐怕比他還要悲慘。

主持人:鐘先生您要不要通過我們《細語人生》這個節目,向大陸這些公安、政法系統、軍人,從事這樣比如像活體摘取或對法輪功迫害的610辦公室的這些人,再講一些什麼?

鐘桂春:我想說的,共產黨的黨、政、軍系統的所有的官員,所有的共產黨黨員、共產黨的幹部,回過頭來看一看,共產黨在幾十年當中,對人民、對歷史犯下了罪惡;對中華民族犯下了罪惡,所以希望他們認真的去看《九評》,不要被共產黨眼
前的利益所迷惑。

再一個特別是直接參與或間接參與迫害法輪功這些官員們,更要冷靜的思考,趕緊的趕快的停止迫害,不要再繼續的為共產黨賣命。

那麼現在共產黨政權,共產黨很快就會被解體,很快就會垮台,就會消失。那麼在共產黨消失的時候,所有追隨共產黨,沒有脫離共產黨,都將被淘汰。

所以一定要為你們自己的生命和未來負責任。對人民、對善良、對神佛犯下的罪惡,絕不是完了就完了,一定要得到清算的。

主持人:鐘先生,我們今天的這個時間可是又到了。非常感謝您把這段珍貴的歷史記錄和我們的觀眾朋友分享,謝謝!

鐘桂春:謝謝!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節目就要結束了,在我們聽完了鐘先生的談話之後,您對於中共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這個問題,是不是有了進一步的答案了呢?為了要回答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無數的法輪功學員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觀眾朋友,也感謝您收看我們這一集的節目,不過忙碌了一天的您,在閒暇之餘,不妨嘗試一下修煉身心的歡樂與美妙吧!好了,觀眾朋友,我們下回再見!

擴展閱讀:
專題: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好
修煉真善忍 芬芳滿人間(多圖)
走出政治 走入修煉——原公安部高官葉浩先生暢談修煉法輪功的經歷
“天安門自焚案”內幕起底
回憶師父李洪志先生出山前後傳功講法過程中的一些經歷
師正、法正、路正——高大維博士暢談修煉法輪功的經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