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正述】創世記之一:引言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大紀元訊】(一)神話是真實的歷史
今天,人們通過電腦、硬盤等電子設備來儲存資料;在電腦出現之前,人們通過書籍、文字來儲存資料、記載歷史。在文字造出之前,人類的祖先是否有他特殊的方式去記錄、傳承比文字本身更為遠古的歷史資料?
答案是肯定的,但卻不是唯一的。
一、口耳相傳
最為傳統而遠古的方式就是口耳相傳。這種傳承方式直到現在仍然實用,如古老的非洲大陸,有很多原始部落就是口耳相傳著自己的歷史。他們把口傳歷史視為一項非常神聖而偉大的使命,掌握口傳歷史的人一旦年老,部落就要舉行隆重的儀式,挑選繼承人,被選中的人要接受長達二十幾年的訓練,既要背誦自己部落自古流傳下來的所有神話和傳說,還要有能力將本部落新近發生的事情編入進去。在一些沒有文字的部落中,本部落的歷史就是以此方式代代流傳,保存在繼承人的記憶中。
又如中國有句話叫「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華夏民族淳樸善良的先祖們,在漸漸老去時,在臨終之前,最大的心願莫過於將他一生所知的秘密、將最重大的歷史事件告訴子孫後代,讓子孫們永遠記住祖先與民族的根源——我們來源於神造,一直有神的教化和呵護。於是很多太古的歷史便這樣一代代口耳相傳到今天,被今人稱為現代的神話傳說。
二、神啟
一些有特殊使命的人得到神靈的啟悟開示,知道了許多人類不知道的事情,包括遠古發生的大事,甚至是人類、宇宙的起源等,便寫出來告訴了世人,使人類明白自己的來源和歷史,從而不至於迷失。
如在西藏,有世界著名的「伏藏」之謎,至今無人能解。其中一種表現形式是,當某種經典或咒文在遇到災難無法流傳下去時,就由神靈授藏在人類的意識深處,以免失傳。當有了再傳條件時,在某種神秘的啟示下,被授藏的修行者或被授藏的人(很多是不識字的農牧民)就能將其誦出或記錄成文。
又如《格薩爾王傳》是西藏著名的長篇英雄史詩,到今天共有百餘部之多,長達幾百萬字。一般人想將它全部背下來,幾乎都不大可能,更不必說目不識丁的農牧民。《格薩爾王傳》在西藏主要以口頭說唱形式流傳下來,通過說唱藝人的遊吟說唱世代相傳。這些說唱藝人多是目不識丁的農牧民或小孩,被稱為「神授說唱藝人」。他們都是在一病之後或一覺醒來,突然就能說唱上百萬字的《格薩爾王傳》,稱在夢中得到神或格薩爾大王的旨意,得以開啟記憶,從此便會說唱了。這部著名的史詩便通過這種神奇的方式在西藏流傳。
三、修煉
還有一種方式就是人們通過修煉開啟了洞見過去未來的智慧。中華文化源自神授,中國人自古敬天信神,歷朝歷代都有大量修煉人。人通過修煉可以開啟智慧與功能,從而能夠知道許多平常人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現在被世界公認的六種特異功能之一的宿命通,就是這樣一種能力。現代物理學認識到時間是有場存在的,認識到還有另外時空的存在。宿命通功能開啟後,能超越人類時間場的制約,知道一個人甚至整個人類社會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歷史上有許多得道高人,洞穿人世之迷後,留下了許多神奇的傳說、預言。比如中國歷史上留下了著名的十大預言,準確預知了中國社會幾千年的發展變化,令後世驚歎。
總之,遠古的歷史,在人類歷次劫難中遺失後,又通過種種特殊的途徑,再次被世人所知,成為今天的神話傳說。換言之,流傳於世界各民族的神話傳說,很多都是保存於人類記憶中的最珍貴的遠古歷史資料。
至此,我們明晰了一個關鍵問題:神話的內涵是真實的歷史,我們得從神話中尋找人類歷史的源頭。
(二)歷史在不斷重複
已消失的瑪雅文化,曾以它高端發達的天文學、數學和曆法震驚了現代世界,給現代人留下解不開的謎團。瑪雅曆法中記載,人類已經歷了四個「太陽紀」,每一次太陽紀結束時,人類文明都會在大災難中毀滅,現在已是第五個太陽紀。
現代的考古學,也不斷地發現了史前人類文明存在和毀滅的證據,不斷地衝擊著現代人類的思想觀念,震撼著世界。
1968年,一位美國業餘化石專家威廉‧J‧米斯特(William J. Meister)在位於猶他州附近的羚羊泉敲開了一片化石,發現了化石中間有一個完整的人類腳印,這隻腳印踩在一隻三葉蟲上。這個鞋印長約26公分,寬8.9公分,鞋印後跟部分下凹1.5公分,與現代人類所穿的便鞋一模一樣,經專家鑑定說這的確是人的鞋印。但這隻腳印卻是在2億多年前踩上去的。很顯然,文明到能穿鞋子的人類2億多年前就存在過。

20120202_0004
米斯特發現,化石中間有一個完整的人類腳印,這隻腳印踩在一隻三葉蟲上(右為三葉蟲化石的局部放大)。(網絡圖片)

1851年,在美國馬薩諸塞州的一場岩石爆破中,從地下岩層中炸出了一隻鋅銀合金的金屬花瓶,製作非常精美,據估計有10萬年歷史。



0ee19e1f933c8690bfce9df5da541e89
1851年馬薩諸塞州出土的這隻鋅銀合金的金屬花瓶據估計有10萬年歷史。(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12年,美國俄克拉荷馬州的一家電子廠的工人們從3億年前的煤中發現了一隻鐵鍋。

rapid-formation-coal-iron-pot
1912年美國俄克拉荷馬州發現的鐵鍋。(網絡圖片)

18世紀著名作家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非常留心上古的文獻,他在研究一些古代文獻的時候,知道了火星有兩顆衛星,並將這一發現公之於眾。一百五十多年以後,天文學家果然在火星的周圍發現了兩顆衛星,一顆名叫弗波斯,一顆名叫蒂摩斯,時間是1877年。而且天文學家觀測到的兩顆衛星運轉的規律與週期,竟然與斯威夫特從上古文獻中得到的結果非常接近。
另外還有世界著名的良渚文化遺址,位於中國浙江省杭州市良渚鎮。良渚遺址中出土了大量的玉器,雕刻得非常精美,有很高的藝術價值。玉的質地很堅硬,這些玉器上所雕刻的裝飾線條細如髮絲,現代人類的技術水平都難以雕刻出來。據測定,良渚遺址屬於五千多年前至四千多年前的人類文明,在四千多年前突然消失,這正好與最後一次人類大洪水的時間重合。

良渚文化玉琮紋飾局部,浙江省博物館藏。(LukeLOU, Wikimedia Commons)
良渚文化玉琮紋飾局部,浙江省博物館藏。(LukeLOU, Wikimedia Commons)

像這樣的例子同樣數不勝數,無法一一例舉。史前文明的存在已是不爭的實事。然而那些史前文明的創造者,不同時期的史前人類哪裡去了呢?
人類曾經被毀滅
現代科技界有一個無法解開的石油形成之謎:現代科學認為,石油是在地球板塊大變動時,地上生物在活著或死亡的瞬間被迅速掩埋進地層深處,與空氣隔絕,在地底高溫高壓下,慢慢分解所形成的。石油的形成條件非常苛刻,根據這些條件,生物的自然死亡,或大洪水、星球相撞等災難所引起的生物毀滅,生物屍體只會慢慢腐爛分解,無法形成石油。
據世界能源權威機構的最保守估計,現在地球上至少蘊藏有兩千多億噸的石油。生物體很大比例上都是由水構成的,據估算,若將現代地球上生存的生物都轉化為石油,共可產生三億噸左右的原油。也就是說我們這個地球上的生物得整體毀滅近七百次,並且毀滅後,所有生物都在瞬間被埋進地層深處全部轉化為石油,幾乎沒有甚麼浪費,才能產生目前地球上所蘊含的石油量。而生物死後瞬間被埋進地層深處達到石油形成條件的機率非常微小,絕大部分都因達不到石油形成條件而腐爛消失,或成為化石等。根據這機率,地球上的生物得整體毀滅難以想像的次數,才能形成今天的石油。
我們查閱世界各民族的神話傳說與遠古記載,再結合現代的考古發現,發現人類的歷史和文明是重複的,是週期循環的。在人類遠古歷史上,曾發生過多次毀滅性的大災難,如大洪水、地磁兩極反轉、地球板塊大變動、其它星球撞地球、核戰爭等等。
每次發生毀滅性的大災難後,整個人類的文明都會被毀滅,只有極少數人倖存下來,從住山洞、穿樹皮、打造石器工具的原始狀態開始,代代繁衍,並重新發展新的文明。
而說到人類與文明的毀滅,距離我們最近的一次全球性大災難,就是大洪水。
大洪水的記憶
在東西方都有史前大洪水的記載,如《聖經》中記載著著名的諾亞方舟的故事,中國也有大禹治水的故事。據推算,諾亞洪水大概發生在公元前2400至前2300年間。而中國大禹治水所治的那場大洪水發生在堯帝在位期間,據推算同樣發生在公元前2400至公元前2300年。東西方的這兩場大洪水在時間上重合了,很可能就是最後一次發生的這場全球性大洪水,幾乎毀滅了當時的人類文明。

土耳其亞拉臘山上發現的巨型木結構據信是諾亞方舟殘骸。(Rudolf Pohl, Wikimedia Commons)
土耳其亞拉臘山上發現的巨型木結構據信是諾亞方舟殘骸。(Rudolf Pohl, Wikimedia Commons)

除了這最後一次毀滅人類的大洪水外,在世界各地也都有其它很多關於大洪水的記載,有的在時間上遠比最後的這場洪水更久遠,這樣看來,毀滅人類的洪水遠不止一次吧。
瑪雅文明的聖書《波波爾‧烏》對大洪水作了如下描寫:「發生了大洪水……周圍變得一片漆黑,開始下起了黑色的雨。傾盆大雨晝夜不停地下……人們拚命地逃跑……他們爬上了房頂,但房子塌毀了,將他們摔在地上。於是,他們又爬到了樹頂,但樹又把他們搖落下來。人們在洞穴裡找到了避難的地點,但洞窟塌毀奪去了人們的生命。人類就這樣徹底滅絕了。」
古巴比倫的《吉爾伽美什史詩》是世界上現存史料中對大洪水事件記載最完整的一部史詩,因為它是由大洪水中倖免於難的人口述而成的。在它的記載中說:「洪水伴隨著風暴,幾乎在一夜之間就淹沒了大陸上所有平地和丘陵低山,只有居住在高山和逃到高山上的人才得以生存……」

組圖:臺灣故宮推「大英博物館百品特展」
大洪水紀錄泥板文獻,公元前700至600年。此一楔形文字泥板載錄的內容,係長篇史詩《吉爾伽美什史詩》中的一章。文字描述一名男子接獲神明警告,大洪水即將來臨,並依指示造船,拯救家人與「所有活物」。故事經過與《聖經‧舊約全書》諾亞方舟的細節相仿。(臺灣故宮博物院)

墨西哥古文書《奇馬爾波波卡繪圖文字書》中記載:「天接近了地,一天之內,所有的人都滅絕了……山也隱沒在了洪水之中……」
類似的記載數不勝數,在全世界254個主要民族、84種語言區域裡,幾乎都發現了大洪水的記載,而且情景都驚人地相似。這些說明,大洪水曾經是人類祖先們不可磨滅的共同記憶,它們曾經多次毀滅過人類的文明。
所有關於史前文明毀滅的證據中都呈現出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當時人類道德的極度敗壞和對自然資源的極度濫用。然而,每一次懲罰性的毀滅過後,總是有新一輪的文明重新萌生。人類的歷史如浩大的輪迴,不斷的重複,重複的過程,似在教會人類學會敬畏、感恩和道德。
(三)誰在冥冥中安排?
那麼這一切,冥冥之中,是誰在安排?
在佛教經書中也記載著,人類有大劫、中劫與小劫,每到一定的時期,人類就會發生大劫難,被大面積毀滅。從現存人類的各種神話傳說與古籍記載中,我們發現了一個共同規律:當人類被神創造出來以後,神便一直看護著他所造的人類,傳授給人類文明。當人類在發展過程中,道德不斷變得墮落,慢慢背離了神的囑托,越來越不信神,離神越來越遠時,神便會離開他所造的人類。離開神的保護的人類,會很快在劫難中毀滅,只剩下少數像諾亞這樣信神的善良人倖存下來,帶著對神的正信,開始繁衍新的人類,進入下一輪文明。
當新的人類文明開始後,又會不斷有神下世,重新傳授給人類文化,同時又可能會繼承一些史前留下的文明,融入這一次文明中,如此循環往復。如中國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周易八卦、陰陽五行,還有美洲的瑪雅文化等,都是人類史前文明的留存。
現代很多人都有過算命的經歷,都知道自古流傳下來了各種神秘的預測學與算命術,能夠算出一個人一生的大概命運,關鍵地方都能算得很準確,甚至有些高人能夠算得完全準確。這最好的解釋就是人的一生是早就定好的,安排好的,每個人只是按照寫好的劇本去走完一生,某些高人提前看到了「劇透」,從而能夠預知一個人的命運。所以古人都敬天信神,相信命運,認為「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不光是個人命運,整個人類社會也是這樣。自古以來,人類歷史上曾留下過各種預言,比如中國歷史上就流傳下來了十大預言,包括《乾坤萬年歌》《武侯百年乩》《馬前課》《步虛大師預言》《藏頭詩》《推背圖》《黃櫱禪師詩》《梅花詩》《金陵塔碑文》《燒餅歌》等。在國外也流傳有《諸世紀》《格庵遺錄》《聖經啟示錄》等等,這些預言能預知幾百、數千年後人類社會的整體變化和所發生的大事,而且幾乎全部應驗。
這些不得不引起人類的思考:人類的歷史是不是早就安排好的?我們人類的這一次次文明的輪迴,以及我們這部恢弘磅礡的中華史,是不是背後蘊含著更高智慧生命的精心安排?是不是有其不為人知的終極目的與真相?
讓我們帶著這個問題,一起重新回顧這一輪五千年中華文明歷史,或許應該有不一樣的發現,不一樣的驚喜。

參考文獻:
1. 美國《探索》(Discovery)頻道

2. 《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正見系列叢書)

3. 《環球科學》(Scientific American,即「科學美國人」)雜誌

4. 柏拉圖《對話錄》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